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决战中途岛》历史回顾:激动人心的72小时海战

中途岛海战的选题一直是众多书籍、纪录片、电脑游戏和电影的主题。

摘要: 中途岛海战的选题一直是众多书籍、纪录片、电脑游戏和电影的主题。

《决战中途岛》海报

《决战中途岛》海报

有关二战中途岛战役的电影《决战中途岛》11月8日期在国内上映。为何美国人说起二战太平洋战场,珍珠港和中途岛是两个绕不过去的话题?因为,这两场海战是美国海军在太平洋地区的生存之战,珍珠港袭击,日本将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几乎打残,但中途岛海战,美国海军经过短短半年的蒙圈时间,又把日本这个不可一世的对手重新按在地上摩擦。

从1941年底到1942年初,日本海军取得了许多胜利——1941年12月7日,美国舰队在珍珠港遭受破坏性打击后,日本军队继续入侵东南亚,菲律宾,新几内亚和荷兰东印度群岛。已经对英属印度以及澳大利亚造成了巨大的威胁。

美国海军太平洋地区司令切斯特·尼米兹海军上将回忆说:“从日本人于12月7日投下炸弹起,直到至少两个月后,美国太平洋舰队的情况没有得到改善。混乱而困惑,显得更加绝望。”

但是战争的浪潮即将席卷太平洋中部一个看起来微不足道的环礁——中途岛。

尽管取得了巨大的胜利,但日本军方仍然担心盟军可能会直接对日本本土发起反击。

报应很快到来,1942年4月18日,美国陆军航空队杜利特尔将军的大胆空袭证明了这一点,从距离日本约640英里的“ 大黄蜂 ”号航空母舰起飞的B-25轰炸机向东京和其他目标投掷炸弹。虽然空袭的实质性成果微不足道,但对日本政府的战略思想和民众的士气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日本海军将领山本五十六认为,必须迅速摧毁美国的航母,必须占领其在中途岛的前进基地。这将扩大日本的防御范围,并防止对美国舰队对日本本土的攻击。

如今中途岛上的纪念碑

如今中途岛上的纪念碑

中途岛,位于檀香山西北约1300英里,是夏威夷群岛以西最远的环礁,面积仅25.6平方英里。它所处的位置正好是北美和亚洲之间大约一半的距离,是海军舰队横跨太平洋的理想基地。中途岛分为两个小岛,东部岛和沙岛,它当时是美国海军的重要前线基地。

在东岛,美国海军拥有3条跑道,而沙岛则拥有军营和其他设施。如果日本海军能够控制中途岛,那么它就可以轻松地对夏威夷发动更具破坏性的进攻,从而削弱美国在太平洋的实力。

根据山本五十六的估计,如果日本进攻中途岛,美国海军将别无选择,必须投入所有力量进行防御。这里就成为伏击并消灭美国航母的理想场所。山本的计划还要求在阿留申群岛进行佯攻。日本的两栖登陆部队将进行登陆作战。这将引诱美国海军参加战斗。

山本则将编有“大和”号战列舰在内的强大舰队在附近待机,待美国舰队上钩就将其一举歼灭。

这是一个很好的计划,但是很复杂,日本人认为,由于大多数美国战列舰在珍珠港事件中被炸沉炸伤,美军无法聚集足够的力量来与日本海军决战。

日美双方的指挥官都将航母视为舰队行动中的主要打击手段,而不是将其作为辅助性骚扰力量,但当时的海军学说都将战舰视为舰队的核心。

不过,山本五十六不知道的美军还藏有一个关键秘密武器。在海军中尉约瑟夫·罗什福尔的领导下,一个美国加密情报部门已经破解了日本海军使用的JN-25B密码。

自珍珠港袭击事件以来,美国海军将大量的资源投入情报部门,以防止再次发生突然袭击。

这是艰巨的工作。密码分析家唐纳德·“麦克”·赖恩斯回忆说:“在代码簿中,有超过44000个条目组成了JN25B。当我们收到一条消息时,我们将浏览这个包含44,000个代码组的字典,并为单词或短语选择合适的代码。” 罗什福尔的团队在日本人的通信中发现了反复出现的“AF”代码。

罗什福尔坚信AF代表中途岛,但许多人对此表示怀疑,他们认为AF可以代表许多不同的内容。为了说服指挥机关,罗什福尔向日本人发出了欺骗性的信息,声称中途岛的淡水系统出现了故障。这一信号发出后,美国情报人员很快就从日本海军的无线电情报中获得一条消息,解码后得出:“AF缺水”的答案。至此,美国海军确知了日本的攻击计划。

但是尼米兹海军上将仍旧面临极大的困境——美国舰队的实力与日本海军相去甚远。

美国海军许多的战列舰要么沉在珍珠港水下,要么正在维修中。而可用得航母中,只有两艘——“大黄蜂”号和“企业”号,而第三艘“约克城”号在珊瑚海海战中严重受损,正在抢修。由于美国需要集中精力对付大西洋方向的德国,获得进一步支援的可能性不大。

5月26日至27日,日本的攻击计划启动,舰队起航。同时,美国海军上将尼米兹赌上了他的航母:“大黄蜂”号,“企业”号和“约克城”号。

在这三艘航母中,“约克城”号的状况最差。1942年5月的珊瑚海战役中,该舰遭受了持续的破坏。原计划该舰需要六个月的时间进行维修,但尼米兹只给了舰长72个小时就要恢复到作战状态。

6月2日,在海军上将弗兰克·弗莱彻的指挥下,美军在中途岛东北约350英里的地方聚集,雷蒙德·斯普鲁安斯将军担任副司令。

美国人手里总共有3艘航空母舰, 234架舰载机。此外,在中途岛,还部署有110架战机和25艘舰队潜艇。

他们等待着由四艘大型航母、229架舰载机和支援舰艇组成的日军打击部队。日本四艘航母分别是“赤城”号,“加贺”号,“苍龙”号和“飞龙”号。

日本航母编队的指挥官是南云忠一。同时,山本海军上将则坐镇了他的主力舰队。

6月3日上午9:00,美国海军的巡逻机发现一支庞大的日军舰队接近。中途岛上的美国陆军航空队立即派出9架B-17轰炸机前往拦截。

这些飞机未能得手,被日本的舰载战斗机击落。日美在中途岛战役中的第一次交手是由一架美国海军PBY“卡塔利娜”式水上飞机完成的,它在6月4日凌晨1:00时用鱼雷击伤了一艘日本油轮。

同时,美国舰队正在移动中,派出侦察机以调查日本舰队的位置。日本人也这样做,但他们仍然不知道美国人的存在。对于美国海军来说,这也很困难,因为虽然他们知道日本人在那里,但是B-17袭击迫使日本舰队改变了航向。

6月4日凌晨,尼米兹海军上将分析了巡逻机的报告后,要求他的航空母舰特遣部队做好准备。

6月4日一早,南云率领日本航母编队在中途岛西北部240英里处,起飞了108架舰载机,其中包括战斗机,俯冲轰炸机和鱼雷机。就在同时,远处一架美国巡逻机发现了他们,“许多日本飞机向中途岛飞去!”

6:30,中途岛遭到轰炸。中途岛上26架美军“野猫”飞机起飞,进行对空防御。其中17架被击落。日本人重点攻击了东岛的北部和沙岛的军营和机库等区域。

损失可以忽略不计,中途岛上的海军陆战队防空火力击落了很多日本飞机。作为回应,美军派出俯冲轰炸机和鱼雷轰炸机反击日本航母。然后他们遭到了日本舰队的防空火力打击,被击落了不少。

《决战中途岛》中的战争画面

《决战中途岛》中的战争画面

这时,美国海军的航母也开始起飞自己的攻击机群,然而因为效率太低,117架飞机全部起飞耗时一个小时。加之攻击方向错误,很可能错过日本航母的航线。

“大黄蜂”号航母的“毁灭者”中队指挥官约翰·沃尔德隆中尉认为前进方向不对,试图命令打击机群朝他认为正确的方向前进。这一努力没有成功时,他只好命令自己麾下的15架道格拉斯TBD鱼雷轰炸机转向,然后向南飞行,并最终找到了日本的航母。

9:30,沃尔德隆的战机从云层中钻出,直接杀向日军航母。由于这些鱼雷机没有战斗机护航,日本的防空火力已经将其瞄准。这是一次英勇却危险的攻击。15架“毁灭者”全部被击落。

与此同时,来自“企业”号和“约克城”号的攻击机群正在逼近。他们遭遇的问题是燃料不足、且未能正确定位日航母的位置。经过空中瞭望,空中指挥官克拉伦斯·韦德·麦克卢斯基在9:55发现一艘日本驱逐舰的航迹,它正向北驶入,似乎在追赶日军航母编队。

他随即命令所有轰炸机跟着驱逐舰的航迹前进。后来,尼米兹评价麦克卢斯基的举动“决定了我们的航母特遣部队和中途岛部队的命运。”

麦克卢斯基在距离35英里的空中,透过双筒望远镜发现日本航母。他将手下的攻击机群中队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攻击“加贺”号,另一部分攻击“赤城”号。

麦克卢斯基后来回忆说:“我发动了进攻,在空中驾驶战机进行了半滚,并达到了70度的陡峭俯冲航线。下降高度过半时,敌舰的高射炮火开始在我们周围炸开。当我们接近炸弹投掷点时,我发觉运气不错。日军航母的甲板上停满了刚刚从中途岛袭击返航的战机。”

麦克卢斯基率领着这批“无畏”式俯冲轰炸机,以陡峭的攻击航线进入,对“加贺”号和“赤城”号以致命一击。同时,来自“约克城”号的轰炸机炸穿了“苍龙”号的飞行甲板。“苍龙”号燃起大火,瘫痪在了海面上。

日军航母的上层建筑附近发生了大火。各种碎片在空中旋转。舰桥上堆满了扭曲的金属、破碎的玻璃和尸体。然后又连续发生了三次巨大的爆炸,大火蔓延至下方的机库甲板。尖叫的水手漫无目的地跑来跑去,身上拖着火焰。

官员们在震耳欲聋的爆炸中大喊大叫。飞机破裂的油箱中流出汽油被迅速引燃,一些幸免于第一次炸弹爆炸的飞行员被烧死在机舱里。”,“赤城”号上的一名日本飞行员曾经参与袭击珍珠港。他回忆美军的这次袭击:“我听到防空哨声嘶力竭地喊道‘俯冲轰炸机!!’ 我抬头看到三架黑色敌机向我们迅速飞来。防空机炮虽然迅速开火,但为时已晚。美国“无畏”俯冲轰炸机的轮廓迅速变大,然后许多黑色物体突然从机翼上掉落,砸向航母的甲板。这是炸弹!它们径直向我扑来!……俯冲轰炸机下降时的恐怖尖啸声混合着爆炸声响起。短短几秒钟内,日军航母便失去了战斗力。”

烟雾和火焰是如此之强烈,以至于无法精确计算出美军轰炸机命中目标的次数。三艘日本航母成为了三艘废铁,无助地漂浮在海面上。仅仅六到八分钟,日本舰队便失去了四分之三的打击能力。

这样一来,日本只剩下“飞龙”号一艘航母。它派出的舰载机对美军“约克城”号航母发动了两次袭击。第一波成功击中了航母甲板,留下一个大洞。“约克城”号丧失了战斗力

以“约克城”号为旗舰的弗莱彻将军被迫转移至“阿斯托里亚”号重型巡洋舰继续指挥作战。而“约克城”号的舰载机则纷纷转向“企业”号和“大黄蜂”号降落。

美军侦察机在傍晚时,终于发现“飞龙”号的踪迹。“企业”号立即派出舰载机进行打击。

经过激烈的战斗,美国人克服日军的对空防御,用炸弹击穿“飞龙”号的甲板。日军最后的希望破灭了。

到日落时,美国海军已经在中途岛取得了空中优势,剩下的工作就是打扫战场了。

但战斗一直持续到6月7日,日本海军潜艇找到了复仇的机会。一艘日本潜艇悄悄接近漂浮在海面、尚未沉没的“约克城”号航母,他们发出四枚鱼雷,分别击沉“约克城”号航母和在旁施救的“哈曼”号驱逐舰。

面对中途岛的巨大失败,本来还想用战列舰进行炮舰决战的山本五十六最后撤回了,进攻中止。日本海军损失了四艘航母和一艘重型巡洋舰,还损失了许多培养多年、宝贵的舰载机机组成员。而美国人则失去了“约克城”号航母,一艘驱逐舰和300多人。

中途岛之战也首次表明,海军交战胜负的未来将取决于航母,而不是战列舰。

日本人一如既往地宣称自己是胜利的一方,但私底下,他们知道自己输了。南云的参谋长回忆说:“我感到异常的痛苦。”最重要的是,日本海军被永久削弱,其再也无法对美军发动如此规模的进攻了。

正如海军历史学家克雷格·西蒙兹在对中途岛战役的著作中所写的那样:“日本的动力被扭转了。尽管距离战争结束还有三年的时间,但日本帝国海军再也不会发起战略进攻……但对美国人而言,战争才刚刚开始。”

然而,形容这场战斗最精妙和最著名的说法是来自沃尔特·洛德的《难以置信的胜利》,其评价被刻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国家纪念馆上:“他们(美国海军)无法获胜,但他们最终获胜了,这改变了他们前进的道路。”

中途岛之战及其激烈的行动已经像珍珠港袭击一样刻入了美国人的记忆。中途岛海战的选题一直是众多书籍、纪录片、电脑游戏和电影的主题,2019年11月8日,最新一部有关于此的电影——《决战中途岛》上映,想要了解那激动人心的72小时海战的朋友,不妨走进影院,感受用最新数字技术还原的战争实况吧。

1942年中途岛海战日美双方作战行动速览

6月3日

日本发动对阿留申群岛的佯攻。

美国海军PBY巡逻机发现来自西南方向的日本登陆船队。

从中途岛起飞的美国陆军航空队B-17轰炸机试图轰炸登陆船队,没有命中。

尼米兹发布命令说,登陆船队不是日军的主要力量,日本航母预计将于6月4日从西北方向发动攻击。

6月4日

黎明前,中途岛有16架B-17轰炸机起飞,对日本舰队进行第二次攻击。PBY巡逻机出发寻找日军舰队踪迹。

日本航母起飞了108架战机对中途岛发起攻击。

第一架PBY巡逻机在中途岛西北部以330度的航向、距离约170英里处发现了日本航母。

第二架PBY报告,称“许多敌机”驶向中途岛。

剩下的美国陆基战机从中途岛东岛起飞,机型包括B-26轰炸机、TBF-1鱼雷轰炸机、SBD-2俯冲轰炸机和“拥护者”俯冲轰炸机。

中途岛起飞的战机在距离中途岛30英里的地方与日本战机遭遇,损失惨重。

中途岛遭受攻击,攻击在大约20分钟内结束,对东部和沙岛的设施造成了严重破坏。

日本中途岛突击司令部要求对中途岛进行第二次轰炸。

来自中途岛的美国轰炸机开始攻击日本航空母舰。它们没有命中目标,并且损失惨重。

美国航母“大黄蜂”号和“企业”号起飞舰载机,准备攻击日本航母。

日本海军指挥官南云忠一下令舰载机装上炸弹,准备对中途岛进行第二次打击。

日本侦察机发现美国海军“约克城”号航母。

“约克城“起飞了约一半的俯冲轰炸机和战斗机,准备对日舰进行打击。

得知发现美军航母的南云又决定重新挂装鱼雷和穿甲炸弹,以攻击美国航母。多变的命令让日本航母地勤人员疲于奔命,且忽略了安全预防措施。

日本战机从中途岛攻击中返航,南云决定等所有飞机装弹完毕了,再一起出发攻击美国船只。日本航空母舰向东北转,准备与美国航空母舰交战。

来自“大黄蜂”号和“企业”号的TBD2“毁灭者”鱼雷轰炸机在没有“野猫”战斗机保护的情况下开始攻击日军航母。而“约克城”号的鱼雷轰炸机得到了战斗机的护航。这些攻击行动损失巨大。44架TBD2飞机中有40架被击落,鱼雷没有命中日军航母。乔治·盖伊少尉是“大黄蜂”号航母第8鱼雷中队唯一的幸存者。他在海里见证了接下来日军航母的毁灭。

鱼雷轰炸机袭击结束后,日本舰载战斗机开始返航,因为其用尽了弹药和燃料。

来自“企业”号和“约克城”号的SBD2“无畏”式俯冲轰炸机抵达日本航母上空。在6分钟的攻击中,“加贺”号、“赤城”号和“苍龙”号中弹着火。剩下的“飞龙”号因为躲藏在一片云下,得以逃脱。

“大黄蜂”号的俯冲轰炸机和战斗机错过了最初的行动。

“飞龙”号的战机对“约克城”号发动了第一波攻击,三枚炸弹命中。但美军的损管部门发挥出色,在两个小时内就控制住了所有火势。

来自“飞龙”号的第二波日本飞机再次袭击了“约克城”号,他们认为这是另一艘航母。两只鱼雷命中“约克城”号。美军最终决定弃船,但“约克城”号并未沉没,仍然漂浮在海面。

来自所有三艘美国航母的SBD2俯冲轰炸机跟随日本飞机飞回“飞龙”号,一通炸弹伺候后,“飞龙”号着火。至此,所有四艘日本航母全部失去战斗力。

美国海军指挥官弗莱彻和斯普鲁安斯命令美国舰队撤离交战海域,以避免与日本巡洋舰和战列舰进行夜间水面战斗。

6月5日

山本五十六下令终止入侵中途岛。

6月4日遭受打击的两艘日本航母为避免落入敌手,被日本军舰击沉。

PBY巡逻机搜寻战斗区域并救捞幸存者。乔治·盖伊少尉在水中泡了36小时后获救。

来自中途岛的陆基战机和来自“企业”号和“大黄蜂”号航母的舰载机搜寻仍在该地区的日本船只,伺机攻击。

美军试图拖带“约克城”号。

6月6日

日本潜艇发现了“约克城”号。

日本I-168潜艇发射鱼雷攻击“约克城”号和在旁施救的美国“哈曼”号驱逐舰。两枚鱼雷击中了哈曼,几分钟后沉没。“约克城”号被两枚鱼雷击中,并开始下沉。

美国对日本舰队进行了进一步搜索袭击。

山本下令与美国舰队进行决战,但空中搜索未能找到美舰位置,计划放弃了。

日本开始撤军。

6月7日

“约克城”沉没

美国舰队返回夏威夷。

中途岛海战那些关键的“小人物”

“企业”号航母VB-6轰炸机中队中队长理查德·H·贝斯特中尉(1910年3月24日至2001年10月28日)

艾德·斯克林扮演理查德·H·贝斯特

艾德·斯克林扮演理查德·H·贝斯特

贝斯特于1910年3月24日出生于新泽西州的巴约讷,中学毕业后直接进入马里兰州安纳波利斯的美国海军学院。1932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他先是在CL-9 “里士满”号巡洋舰上服役。1934年,贝斯特开始进行飞行训练。后被分配到CV-2“列克星敦”号航母的VF-2B战斗中队。1938年,贝斯特进入VT-5训练中队进行改型训练。1940年,他被分配到CV-6“企业”号航母的VB-6中队,驾驶SBD“无畏”俯冲轰炸机,并于当年2月参加了美国海军对日军占领的马绍尔群岛的空袭作战。

1942年中途岛战役中,已经成为中尉的贝斯特指挥VB-6,连续击沉了日本海军两艘航母。贝斯特先是在6月4日面对“赤诚”号给予致命一击,炸弹炸穿了舰桥,并在机库上部爆炸。之后,贝斯特再次起飞,将炸弹扔在了“飞龙”号的甲板上。因为战斗中的英勇行动,他被授予海军十字勋章和杰出飞行十字勋章。他也是唯一一个在一天之内击沉两艘航母的美国海军飞行员。

中途之战给贝斯特带来了荣誉,但同时也造成了难以挽回的伤病,这以伤病迫使他在中途岛之后退出飞行员岗位。在第一次出动时,贝斯特使用的氧气罐里混入了烧碱,呼吸到肺里严重烧伤了他的呼吸道。贝斯特在医院度过了32个月,并于1944年从海军退役。他的肺部从未完全恢复。

航空机械师布鲁诺·盖多

尼克·乔纳斯扮演布鲁诺·盖多

尼克·乔纳斯扮演布鲁诺·盖多

盖多是一名俯冲轰炸机后座机枪手兼机械师。

1942年2月1日,他在“企业”号航母上服役。在战斗中,他面对一架准备自杀攻击航母的日本战机,操作机枪将其击落。哈尔西当场嘉奖并晋升了盖多的军衔。

在中途岛战役中,盖多随机出动,参与对日军“加贺”号和“赤城”号的攻击。行动中,盖多所在的轰炸机因燃料用完了而在海面迫降。飞行员弗兰克·奥弗拉赫蒂少尉和盖多被附近的日本海军驱逐舰俘虏。被俘后,盖多和奥弗拉赫蒂遭到酷刑,之后被扔到海里溺死。因为日本驱逐舰沉没,有关盖多遭受折磨和死亡的记录无从查询。

盖多死后,获颁杰出飞行十字勋章。

VT-8鱼雷机中队飞行员乔治·亨利·盖伊中尉(1917年3月8日至1994年10月21日)

盖伊于1941年9月3日获得舰载机飞行员资格。10月14日,他被任命为少尉,加入VT-8鱼雷机中队,配属“大黄蜂”号航母。该中队一共有18名飞行员和79名士兵,装备新型格鲁曼“复仇者”式鱼雷机。首批接收六架。1942年6月4日对日军采取的行动中,VT-8中队表现英勇,面对日本海军防空炮火和拦截的战斗机一往无前,所有出击的鱼雷机均被击落。盖伊驾驶鱼雷机向日舰攻击时,其后座射手被打死,但盖伊中尉仍冒着密集的防空炮火向日舰投下鱼雷。被击中后,盖伊驾机迫降。他漂浮在水中时,兴奋地见证了三艘日本航母被其他美机击沉。大约24小时后,盖伊中尉被美国海军的巡逻机救起送回夏威夷。中途岛之战中,盖伊中尉获得了海军十字勋章。VT-8鱼雷机中队也因为英勇的表现获得嘉奖。

查尔斯·克莱因史密斯

6月4日下午,日本“飞龙”号航母俯冲轰炸机投掷的一枚250公斤半穿甲炸弹侵入“约克城”号航母舱内。爆炸完全瘫痪第二号和第三号锅炉,多处燃起大火,航母航速迅速下降。

37岁的查尔斯·克莱因史密斯留守在唯一未损坏的第一号锅炉。尽管高温锅炉外壳破裂,产生的有毒烟雾弥漫舱室,随时可能发生爆炸。但克莱因史密斯和他的六名下属仍将锅炉保持在运行状态下,使船上的动力得以慢慢恢复。

克莱因史密斯在“约克城”号航母第二次遭遇日本袭击后失踪。因为他的英雄主义和献身精神,后被授予海军十字勋章。

兰斯·梅西中尉(1909年9月20日至1942年6月4日)

梅西于1909年出生于纽约锡拉丘兹,后就读美国海军学院。1930年毕业后,梅西在佛罗里达州彭萨科拉海军航空站参加飞行训练,并取得了海军舰载机飞行员资格。

1941年9月,梅西加入了VT-6鱼雷机中队,并担任教官。日军发动珍珠港偷袭时,他和中队其他人员都配置在“企业”号航母上。1942年1月,梅西晋升为中尉。他因在1942年2月1日在马绍尔群岛突袭中,首次执行对敌鱼雷攻击任务而被授予杰出飞行十字勋章。

1942年6月4日上午,梅西率领“约克城”号航母VT-3鱼雷机中队的12架鱼雷机,在6架战斗机的护卫下对日本航母发动攻击。袭击中,梅西的飞机失火坠海了,但是VT-3中队成功取得对两架日军航母的直接命中。

战后,梅西获得了海军十字勋章和紫心勋章。1944年,海军新造的DD-778驱逐舰被命名为“梅西”号。

约翰·C·沃尔德隆中校(1900年8月24日至1942年6月4日)

沃尔德隆于1924年6月5日被任命为少尉。他先是在“西雅图”号巡洋舰服役,之后在佛罗里达州彭萨科拉进行海军飞行员训练。沃尔德隆于1927年成为一名成熟的海军飞行员,在接下来的十年中因为丰富的指挥和飞行经验。他晋升为中校,后调任“大黄蜂”号航母,负责指挥VT-8鱼雷机中队。

1942年6月4日的中途岛战役中,沃尔德隆注意到指派给他的中队的飞行路线不太正确,无法找到日本军舰。他决定改变航向。然而这种不服从命令的行为在平时是要上军事法庭接受审判的。但沃尔德隆6月4日的选择,让美国海军的攻击重返正轨,为最终击沉日本航母打下了基础。

沃尔德隆最后的无线电通话记录上写着:“我的两个机翼正在逐渐沉入水里。”随后的战报,沃尔德隆的座机被日舰防空炮弹击中着火并坠落海中。沃尔德隆没能幸存。

尤金·林赛中尉(1905年7月2日至1942年6月4日)

达伦·克里斯扮演尤金·林赛中尉

达伦·克里斯扮演尤金·林赛中尉

林赛出生于华盛顿州的斯普拉格。后进入马里兰州安纳波利斯的美国海军学院学习。

毕业后,林赛曾在“萨拉托加”号航母服役。1929年,他从飞行学校毕业,并被分配到VB-1B战斗机中队。1930年,他调到“列克星敦”号航母的VB-2中队。1940年6月3日,林赛开始担任“企业”号航母VT-6鱼雷机中队的指挥官。

1942年2月1日,林赛因领导该中队在对夸贾林岛和沃杰群岛的大胆攻击并最终成功,而被授予杰出飞行十字勋章。在中途岛作战中,林赛的中队遭到日本防空火力的猛烈阻击, 14架TBD鱼雷机只有四架安全返航。林赛和他的机组成员没有幸存。林赛因“对敌人作战中的非凡英雄主义”而被追授海军十字勋章,紫心勋章和总统服务奖状。

15个月后,美国伯利恒钢铁公司铺设龙骨的DD-771号驱逐舰被命名为“林赛”号。

本文标题: 《决战中途岛》历史回顾:激动人心的72小时海战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ege0.com/ent/876820.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